您当前的位置 :贞丰新闻网 > 国外 > 小案件消除了大的隐患

小案件消除了大的隐患



小案件消除了大的隐患

作者:未知

刘天生是天津人,现年40多岁。他有一个复杂的家庭背景。他的父母早年就去世了。一人死亡,一人自杀。他的兄弟因赌债而失去债务后自杀。他的妹妹结婚了,他独自留在家里。从2002年到2017年,由于盗窃或抢劫,刘被行政拘留或刑事处罚六次。他于2018年5月从监狱获释,并在半个月后再次因入室盗窃被捕。

5月24日,河北区检察院接受了涉嫌盗窃的案件。调查机构查明的罪行事实显示刘某涉嫌于5月18日凌晨3点左右在河北天津一个建筑工地的宿舍偷窃手机(识别价值450元)和现金2900元5月20日凌晨,刘某又被发现在同一个地方,当场被捕。刘在同一天被刑事拘留。

河北省检察院在审理此案时,发现该案的受害人,证人和犯罪嫌疑人有关被盗财产的矛盾,特别是2900元被盗的事实。刘总拒绝承认它,但该位置偷走了vivo手机并供认不讳。据发现刘在天津没有固定住所。在从5月18日清晨到5月20日被捕之前,这是在露天过夜。住宿和酒店没有记录,没有大规模消费,并且在同一天被捕。手提物品中只发现了被盗手机的一部分,没有一分钱。这些事实无法直接证明刘先生是否偷走了2900元现金,但却给检察官带来了极大的疑虑。

为了查明事实,检察官多次与受害人联系,但另一方因各种原因一直在推动。最后,检察官前往现场寻找受害人,受害人在施工现场接受讯问。经过合理而严谨的调查,并仔细观察受害者的四肢和面部表情,案件处理找到了受害者的陈述。他曾经处于一种自相矛盾的境地,并最终承认,在调查机构讯问时,他曾指控刘某为自己的小说窃取了2900元现金。这是因为该网站之前被盗,而这次被盗了。先前损失的钱的成本被盗,实际被盗的财产是45元,一个体内的手机和一个半盒香烟放在口袋里。随后,检察官和刘重新核实所有细节都与受害者的描述一致。最后,检察官全面的案件范围证据表明,刘某的盗窃行为不符合定罪标准,并未构成犯罪,也未批准逮捕决定。根据正常的工作流程,案例应该在这里结束。但是,就这种情况而言,如果简单地将刘某归还社会,根据他的情况,由于无法维持个人生存,极有可能再次犯罪。处理此案的检察官积极联系刘某所在地的政法委,司法行政机关,镇,村委会及其他相关人员,并邀请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到当场监督证人并解释逮捕决定的不赞成。刘被批评和教育,他自己说他会改变过去。同时,刘某释放后的安置,生活保障和监督安排,与当地有关部门协商,形成了支持和监督的共识,实现了检察监督职能的统一和案件的处理。作为法律效力和社会影响。有机统一。